永利皇宫463官网:左良玉屠临颍

邝曰广,幽州人。崇祯十年贡士。居官有守。奉檄核军储于钱塘,甫还任而难作,中刃死,老婆女俱遇害。大觉,字觉之,金谿人。由乡举知襄城,兼署大庆县。闻变,系印于肘,缢死堂上。民安,大觉同县人。城中火起,率所部千余名搏战,矢尽被缚,抗骂死。独太尉夏邑王承曾遁免。

左良玉屠临颍

初,献忠败于玛瑙山,其妻敖氏、高氏被获,他将搜山,又获其军师潘独鰲,皆系宁德狱。承曾年少轻佻,每夕托问贼中状态,与献忠二妻笑语。狱吏又多纳贼金,禁防尽弛,独鰲等脱桎梏恣饮。嗣昌移牒戒之,承曾笑曰:“是岂会飞至耶?”及是,独鰲果从狱中起,承曾率众夺门走。事闻,命逮治。时海南亦大乱,久逮不至,未知所终。

阳春,左良玉兵至临颍,临颍,为贼守,良玉攻破,屠之。尽获贼所掠。自成怒,合兵攻良玉。良玉退保郾城,自成围之,良玉率兵拒守,贼陷谷城。

黄来儿陷樊城

十五月,自成复陷南漳,都尉汪乔年、守将李万庆,死之。乔年号岁星,遂安人,天启丙辰进士,官提督三边佥都上大夫。先是,乔年于云南呈现存先冢,得小蛇即斩以徇,誓师出征,将援郾城,抵陕县,时襄州新破,乔年迟疑不敢进,谷城贡生李永祺,率邑人出迎官军,自成闻之,解郾城之围来对战。乔年身中数矢,一军尽覆,以数百人入城,居守18日,樊城复陷。乔年自刎未死。被执见杀。一万余众,尽被杀戮。自成深恨诸生,遂劓刖百九十人。又购永祺,永祺匿免,屠其族人九家,杀守将李万庆。万庆乃降将射塌天也,累功至副将,至是自成陷谷城杀之。诏赠太尉同知荣禄大夫,主祠老河口。

乔年发墓斩蛇,都任锉骨粪猪,可谓二快。

自成陷阜阳

自成再破秦师,获马两千0,降秦兵数万,乘胜围潮州。数日而陷。总兵猛如虎奋勇出战,歼贼数千,既城破,犹持大刀巷战,至唐府门,望北拜,口称负恩,被贼杀死。唐王遇害;上大夫邱懋素骂贼不屈,合室见杀。参将刘士杰、游击郭关、守备猛先捷,俱战死。太监刘元斌,率军救辽宁,闻益州陷,仍拥妇女北去,纵兵大掠,杀樵汲者论功。俄上命都尉清军元斌仓皇,悉沈女生于河。及度岁6月,元斌诛,以其纵军焚劫也。

是岁15月,自成围衡水,督臣丁启睿,率诸将左良玉、虎大威等集兵朱仙镇,与自成战,全师皆溃。10月,闯、曹分兵东北,一败官军于樊城,复回豫,郾城世界第一回大战,贼众折伤,适十三月汪乔年败,十八月自成复围汴,官军败绩于水坡,贼势张甚。

自成陷山东州县

嘉平月,李闯连陷洧州、许州、长葛、鄢陵。鄢陵知县刘振之力绌,衣冠再拜自刎死。贼陷禹州,徽王遇害。自成屯朱仙镇,时内乡、镇平、高阳县、新野,俱降于贼。邓州知州刘振之死焉。

刘振之,字而强,号冰壶,慈溪人。伯公及兄,俱为名臣。振之弱冠补诸生,崇祯戊戌举人,出黄道周门。三上公车不售,因爱东阳景点,遂受教谕,升鄢陵知县。因言东阳士风日恶,不久将变起,甫去而难作。人服其先见。治鄢陵以恤民为务,时代前卫寇充斥,军人过邑索粮者,迫县宰万状,至缚之去,父老啼号奔救,敛赀以犒,始释归。邑中有通贼者,言城小不支,降之便,振之正色叱之,城陷,谒先圣,秉笏坐堂上,贼至,索印不与。贼置雪中一日,犹骂不绝口,贼斫之十余刀,乃死。事闻,赠太仆少卿,黄道周额其门日“忠孝大儒”。振之平生留意圣学,事继母毛,有古孝行。本身未岁,书片楮藏之笥中,每岁加纸护之,至是老小启其封,则不贪财,倒霉色,不惜死,三语也。卒年五十八年。

人惟财,色二事,孽障缠绵,一当生死之间,便有好些个系恋,观刘公藏笥格言,真所谓看得破,跳得过者矣。立壁千仞,亹其然乎。

段增辉,字含素,商邱人。以哲人辟召,不就。甲辰,贼至,率乡人捍御,贼再攻乃克,被执不屈死。而乡官原任简讨马刚中,字九如,崇祯乙未进士,为贼支解。工部太守沈试,字君明,官生,遇贼大骂,胁降不从,贼以乱梃击死。

贼至睢州,乡宦通政使李梦宸,号元驹,崇祯辰进士,自经死。贼皆赴宅罗拜,咸叹为有德仁人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